第775章 放逐(1 / 2)

拉斐射出的響箭,固然通知了伊芙和米雪,但離得更近的撒旦和露西婭勢必更早地被驚動了,他們的反應也更快。

不過,疑心甚重的撒旦沒有立刻來找凱瑟琳她們的麻煩,反而對露西婭作暴怒狀,像是懷疑露西婭把它帶進了鬼子的埋伏圈,而後者誠惶誠恐,臉上一片茫然,不明不白背了個黑鍋。

還好撒旦畢竟也算是一號魔物,稍微的失態之後,舍下露西婭,張開黑焰的羽翼,向響箭飛起的方向撲過來,在它的盛怒之下,掛著冰淩霜雪的濕潤枝椏都被烤得冒了青煙。

凱瑟琳她們手無寸鐵,就算有寸鐵也對撒旦無效,姐妹倆扯下胸前的銀質十字架舉在麵前,夷然無畏地麵對撒旦,仿佛手裡拿的是一麵固若金湯的盾牌。

但不知是撒旦與江禪機簽訂的契約還在生效,或者是十字架確實起到了威懾作用,又或者是其他原因,它撲到她們麵前時刹住了身形,彼此僵持。

凱瑟琳咬牙切齒,她仿佛能感覺到撒旦的嘲笑,它是在說“小寶貝彆來無恙”之類的騷話來戲謔她,但她偏偏無可奈何,隻能將注意力集中在十字架上。

拉斐本能地向撒旦射箭,但她的箭矢穿過撒旦的身體,就像是穿過一陣輕煙。

就在這時,撒旦仿佛察覺到危險,迅速向後飄開,就在它移開的瞬間,一道光影以雷霆萬鈞之勢砸在它剛才懸浮的位置,勢頭明明那麼威猛,落地時卻寂靜無聲。

米雪手持光之十字劍擋在凱瑟琳和阿拉貝拉身前,兩個命中注定的對手再次相遇了。

按理說,撒旦的力量是從米雪身上分來的,但上次重傷之後,它的力量又多半流失了,所以現在它的力量應該是遠弱於米雪,同樣身為靈體,米雪可以對它造成傷害,但明明如此,它卻並沒有立刻逃跑,反而揮爪向米雪猛攻過去。

撒旦承諾不傷害人類,但米雪可不算是人類,它的攻勢沒有任何遲滯,反而是米雪,因為有些大意,被撒旦的焰爪撕裂身體,雖然傷口的光子轉瞬間又重新愈合,但顯然是受了一些傷害。

凱瑟琳姐妹和米雪俱是一驚,撒旦的速度和氣勢跟她們預想的完全不同,即使沒有恢複全盛之時的實力,至少也相當令人驚駭。

“這是怎麼回事?”

昔拉的身影出現在樹林邊緣,她沉著臉注視著麵前發生的一切,視線停留在撒旦身上,然後又移到露西婭的身上。

“我需要一個解釋。”昔拉壓抑著被背叛的怒火說道。

“對不起,昔拉大人,我們奉撒旦為主,撒旦大人的命令就是我們的天職。”露西婭很難得地開口道,聲音裡沒有任何懊悔之意,“這一路與您同行,我深感榮幸,您對我諸多照拂,我無以為報,我的生命屬於撒旦大人,但我死後的亡魂任您驅策。”

其實當箭矢升空時,伊芙還沒來得及跟昔拉講清楚,然後昔拉就過來了,不過看到此情此景,她已經明白了大半。

“吃裡爬外的東西!你以為這樣說就能有用?”昔拉恨恨地說道,當即便要上前結束叛徒的生命。

撒旦擋在昔拉麵前。

昔拉冷哼一聲,“滾開!少管閒事!先去解決你自己的麻煩吧!”

撒旦不為所動,像是在說:彆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既然附身在人類的身上,就沒辦法傷害我。還是說你要放棄這具軀體呢?

確實,昔拉可以命令細胞自殺,但拿靈體無可奈何,除非她從22號身體裡離開,但那樣不利於她暗殺帕辛科娃將軍。

米雪稍加恢複,正待揮劍再上,卻見撒旦像是賽亞人變身似的,周身的黑焰與黑煙驟然膨脹,嗆人而灼熱的硫磺氣息令人感覺像是在火災現場,周圍的冰雪全都融化,樹枝都被烤著了。

“怎麼可能?撒旦的力量……”凱瑟琳護住妹妹連連後退,以免她們的修女服也被點燃。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我的奇妙男友 大神每天都在刷存在感 此生有春尚可待 我才不是什麼大佬呢 三叔的甜寵小心尖 hello,大叔心尖寵 小叔,丫頭祝你新婚快樂 你欠我一個解釋 薑寧靳時琛_白楹傅南歧 離婚後我成了全球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