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逼反南宮清芳(1 / 2)

白哲瀚的一再催促,終於徹底激怒了南宮清芳。

當然,南宮清芳的憤怒並非衝白哲瀚,而是被設賭莊家給激怒的。

如果莊家真是她爺爺,那就真讓南宮清芳感到血冷心寒。

爺爺逼自己為了家族利益犧牲下輩子的幸福也就算了,現在還要用自己的終身幸福設賭牟利。

爺爺把自己當成什麼了?

她是一個人,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不是冷冰冰的牟利工具!

如果爺爺真的這麼冷血,他一定會在自己出嫁之前將清浪基金收歸家族所有,絕對不會讓自己帶著這份豐厚的嫁妝嫁入龍家,為龍家添磚加瓦。

若是莊家是龍澤力,那就更讓南宮清芳憤怒不已。

自己都還沒入門,未來的丈夫就開始拿她坐莊牟利,連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還談什麼婚姻感情和幸福?

血冷心寒的南宮清芳,終於下定了決心——

反抗聯姻,追求幸福!

“我可以同意三位的投資條件,但我還有一個附加條件。”

南宮清芳緩緩抬起酒杯,一字一句說道。

“南宮總裁請說。”

梅麗莎放下筷子,正色說道。

“必須在合同條款裡附加一個條件,我在清浪基金中剩餘的股份,必須隻能由我說了算。”

南宮清芳斬釘截鐵,一字一句說道。

“那是自然。”

梅麗莎毫不猶豫說道,“我們之所以大幅溢價投資清浪基金,就是因為我們都非常看重南宮總裁的金融管理能力。”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若非南宮總裁能力突出,成績斐然,我們又何必入股清浪基金,直接我們三方合資,組建一個全新基金即可。”

楊建悟深以為然說道。

白哲瀚更是連連點頭,深表附和。

“謝謝三位的信任和重視,讓我們共同舉杯,祝……”

南宮清芳率先舉起酒杯,朗聲說道。

但下一秒,南宮清芳的話語卻就被砰砰敲門聲打斷。

“大小姐,恒德有事稟告。”

吳恒德隔著包間大門,恭敬說道。

“請進。”

南宮清芳的話語很客氣,但眉頭卻已皺成了一個“川”字。

她已經猜到,吳恒德想說什麼了!

“大小姐,家主有令,您不能擅自出售清浪基金股份,必須經過家族同意才行。”

吳恒德輕輕推開包間大門,態度依舊十分恭敬,但話語中卻透著不容抗拒的威嚴。

吳恒德的話語,更是徹底激怒了南宮清芳。

“清浪基金是我的個人產業,我有權做任何決定!”

南宮清芳一眼不眨盯著吳恒德,斬釘截鐵說道。

“如果大小姐堅持要一意孤行,可就彆怪恒德無禮了。”

吳恒德滿臉歉意,深深鞠躬行禮,但語氣卻愈發堅定,不容抗拒。

“你想乾什麼?”

南宮清芳臉色鐵青,憤怒問道。

“奉老爺之命,請大小姐回家。”

吳恒德伸出右手,決絕說道。

“我若不回呢?”

南宮清芳冷冷盯著吳恒德,寒聲問道。

“那恒德就隻能強行帶大小姐回家了,回到家族後,恒德自會向大小姐負荊請罪。”

吳恒德直起腰,牢牢盯著南宮清芳,隻要她再說半個不字,他便果斷擒下南宮清芳,強行將她帶回南宮家族。

“你……”

南宮清芳被氣得渾身顫抖,也更加滿心悲哀。

她終於徹底明白過來,從始至終,她爺爺都沒打算讓她帶走清浪基金!

南宮清芳一直都知道,她爺爺有重男輕女的封建觀念,她也能理解她爺爺。

這是他們那個年代的主流思想,根深蒂固,難以改變。

但現在,南宮清芳才終於悲哀地發現,她爺爺根本不是重男輕女,而是壓根沒把她這個孫女當成南宮家人。

她就是一個外人!

一個為南宮家賺足利潤,卻不準帶走任何東西的外人!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重生醫凰:世子又追來了!慕雲歌禦玄之 將軍,該吃藥了!洛淩緋墨塵歸 武道第一神 軍漢娘子是團寵 蘇冪楚堯 佟昕江鶴馳 家養小夫郎又嬌又野 多年不減你深情許聽雪霍北庭 夜少追妻99次 護國龍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