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老人(1 / 2)

“幽篁吾兄,見字如麵。”

“我本來已經年紀老大,一事無成,不該在奢望什麼了,可是,誰能想到人生中遇到你這個有著江湖任俠氣的朋友,臭味相投便稱知己……”

方言靜靜的躺在竹椅上,望著天空的夜色,心思不知飄向了何處,耳邊響起老人念書信的聲音,如一尊陳年老酒,入喉醇柔,後勁老辣。

“那年我正生著病,你來了,我高興得陪你高歌痛飲,歡喜和友誼驅散了樓上飛雪的寒意。可笑那些功名富貴,彆人將其看得如同千鈞般重,我們卻把它看得如同毫毛一般輕。可是我們當時所談論和闡發的那些事關國家興亡的真知灼見又有誰聽見了呢?隻有那個照人間滄桑、不關時局安危的西窗明月。我們談得如此投機,一次又一次地斟著酒,更換著琴瑟音樂。”

看來……曾經住在這間屋子的老人,身份不簡單啊~!

方言微微笑著,靜靜聽著那位早已化作孤魂野鬼的老人讀書信,心憂朝政,懷念老友。

“朝政大事依然如故,可是人心卻大為消沉,不同於過去了。不知中原大地,究竟還要被世家門閥割裂主宰多久呢?”

聽到此處,方言暗自搖頭歎息,將來的亂世,可全都是世家門閥主宰朝政,或是建立政權。

“如今,關塞河防道路阻塞,不能通行。我最尊敬你那聞雞起舞的壯烈情懷,你曾說過:男子漢大丈夫,恢複上古時期大唐十九州版圖的決心至死也會像鐵一般堅定。我等待著你大顯身手,驅逐胡虜,氣吞山河如飲酒。”

方言想起小烏龜霸下曾經說過,大唐時期,中原王朝有十九州之地,如今隻剩下十三州,尚有六州之地還落於西域胡人之手,成了西域胡人南下牧馬的前頭堡,也是曆代中原王朝的心頭之痛。

書信像是即將念完,老人聲音有點潸然淚下的意味。

“猶記得那時你未曾去往大山隱居,那年春天的東風還不肯吹進京城東麵的城門,我和你二人已經騎著馬出城去尋找去年我們遊玩過的村落了。人就好像秋天的大雁一樣,來去都會有音信痕跡可尋。可是往事就好像春天的一場大夢一樣,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歲月無痕,唯夢而已。

方言聽見讀信老人默默抽泣的聲音,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等到將來我致仕,你來我養老的地方看我,我帶你去城邊上的酒館,喝上三杯酒家自釀的好酒。那裡的民風淳樸,鄉間的老人會用飽經滄桑的臉孔上溫暖的笑容來歡迎你。”

“就讓我們約定好,以後每年春季我都去南疆找你踏青,幽篁兄,你就不必因為此事擔心掛念了。”

讀到最後,屋子裡隻剩下老人默默的歎息,無聲的流著淚水。

方言雙手枕著後腦勺,心底無言歎息,對於這類即使退休後也心憂朝政的讀書人,打從心底敬佩,前世讀書時學過許多古人即使年老退休也心憂廟堂的詩詞文章,記憶最深刻的,是陸遊的那一句“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該做事了,生歸生,死歸死,既然是壽終正寢,就彆留戀人世了。”

方言無奈的歎息,起身走到屋子裡,看著燈火亮堂的火塘,一位須發皆白的老人默默對著火堆流淚。

“杳杳冥冥清靜道,昏昏默默太虛空。”

“體性湛然無所住,色心都寂一真宗。”

方言盤腿而坐,手掐道決,靜心念咒,想要超度眼前留存於世的老人魂魄。

嗡~!

房屋內響起一陣刺耳的聲音,如金匾相擊。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災變:除我以外全球人類失明了陳燃餘婧 大道之尊 劍塚 九天聖尊 元天道 我能竊取諸魔神技 萬古第一婿許無舟 許無舟秦傾眸 許無舟秦傾眸萬古第一婿 我有三千技能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