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相似的祥雲
作者:福寶是寶      更新:2022-11-26 14:57      字數:2165
  聞言,畢老三蹙了蹙眉心,沒有說話。

  他再怎麽是夏傾沅的師父,也不可能去管她家裏的事。

  他歎息一聲:“罷了,總歸不是經常見麵,過段時間就好了。”

  在他心裏,父母和子女之間,就沒有隔夜仇的,哪有父母會一直記恨子女的?

  *

  夏傾沅很快就把自己心情處理好了。

  在床上躺了兩天,立即生龍活虎起來,不是寫服裝生意規劃,就是在想以前設計過的服裝款式。

  反正這些是幾年後她在曼達的創作成果,也不算盜竊。

  一天,老戴打來了電話。

  他在那頭給她拜了個年,道:“有件好事正想找你來著。”

  夏傾沅道:“啥事,說來聽聽?”

  老戴道:“我聽做服裝的朋友說,出了十五,會在羊城這邊舉辦一個服裝展,你要不要過來看看?”

  夏傾沅一聽,雙眼就亮了起來。

  但一想黃醫生的囑咐,就隻能歎息道:“這次恐怕不行,身體不允許。”

  老戴立即擔心道:“你身體咋了?嚴不嚴重?”

  夏傾沅笑笑:“不嚴重,就是肚子裏多了兩個小家夥。”

  老戴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笑道:“你倒是有福氣的人,一次就懷倆!”

  夏傾沅也被他的笑聲感染,道:“辛苦也是雙倍的,不過值得。”

  她沉吟道:“這次的服裝展我就不去了,你給個具體時間,到時候安排阿香和你一起去。”

  上輩子她在曼達,跟著譚曼去看過不少服裝展,也不在乎這一次兩次的了,讓阿香跟著過去長長見識也好。

  老戴自然是說好,兩人又簡單說了下代理加工的事情,才掛了電話。

  夏傾沅走到廚房,見林冬秀帶著畢福滿和沈奕霖正在包湯圓,才想起來,今天是元宵。

  比起其他地區的湯圓,雲省的人喜歡吃豆麵湯圓。

  用糯米粉做皮,再包上紅豆餡兒,下鍋煮熟後趁著熱乎,在豆麵裏滾上一圈兒,再淋上些紅糖,又香又糯。

  夏傾沅洗了手,打算一起幫忙。

  林冬秀忙叫住她:“這又不是什麽難的事,你一邊看著就行。”

  畢福滿也道:“就是,你別來搗亂。”

  夏傾沅:“……”

  她伸手揪了下他的耳朵:“你這小孩,說話真不可愛。”

  畢福滿立即把頭扭開了去:“孕婦不要這麽暴力,懂嗎?”

  夏傾沅歎息一聲,覺得無趣:“哎,還沒有我家奕霖可愛。”

  被點到名的沈奕霖耳尖爬上一抹緋紅,笑嗬嗬道:“那是。”

  畢福滿白了兩人一眼:“懶得跟你們計較。”

  夏傾沅左右環視了一圈,沒見畢老三:“師父呢?”

  畢福滿朝屋外努努嘴:“一早就出去晃悠了。”

  畢老三去過不少地方,也認識不少人,達官顯貴的有之,平民百姓的也有之,在雲城這段時間,有空了他就會出去逛逛,以及會會老友。

  夏傾沅點頭,表示知道。

  林冬秀這時接了話:“我今兒買菜的時候,碰到小齊那孩子了。

  我聽說,從過年到現在,他都是一個人在單位過的。

  可憐見的,雖說這些年沒有養在爹娘身邊,怎麽好不容易找回來了,也不好好疼疼。

  你待會給他打個電話,讓他晚上到家裏來吃個飯。”

  齊家的事情,夏傾沅不好跟林冬秀說,隻點了點頭:“我讓奕舟跟他說說。”

  她基本是在店裏和家裏碰到過齊瑾之,電話什麽的是啥也不知道,就連齊家,她都不知道具體是哪一棟,還是讓沈奕舟去叫比較適合。

  *

  下午的時候,沈奕舟打電話回來,說晚點會和齊瑾之一起過來。

  夏傾沅現在的孕吐反應已經好了許多,便去廚房給林冬秀打下手。

  其實除了調味料的分量和火候需要夏傾沅掌控之外,其餘的林冬秀都可以搞定。

  林冬秀笑笑:“我做的沒啥味道,他們都愛吃你做的飯菜。”

  夏傾沅笑笑:“那是因為媽舍不得放調料,您要是和我這麽放,也保管好吃。”

  婆媳倆說笑了一番,聽到沈奕霖喚人的聲音,是沈奕舟和齊瑾之回來了。

  林冬秀趕她走:“你快去陪下客人,廚房我來就行。”

  夏傾沅見菜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便轉身出了廚房。

  齊瑾之身上還穿製服,隻在外麵套了一件大衣,顯然是下了班就立即過來了。

  他比年前見他的時候還要瘦一些,眼底有淡淡的青灰色。

  見到夏傾沅,他微笑著打了聲招呼。.

  夏傾沅笑笑:“小齊先生。”

  齊瑾之從身旁拿出一個精美的紙袋,遞給她:“這是我閑著沒事的時候雕的小物件,想著可以給孩子玩。”

  夏傾沅接過袋子,隻見裏麵是一個雕花的木盒,裏麵裝著兩個造型可愛的小老鼠,樣子十分討喜。

  小老鼠用的是上好的木頭,散去了味,全身都被打磨得光滑圓潤,絲毫不會傷著孩子。

  孩子們今年出生,正好屬鼠。

  夏傾沅愛不釋手:“謝謝,勞你費心了。”

  齊瑾之看著她的笑顏,怔了一秒:“小玩意,你喜歡就好。”

  沈奕舟也在一旁笑道:“將來孩子們也一定會喜歡的。”

  *

  畢老三晚些的時候打了個電話,說他晚點回,給他留飯就行,不用等他。

  夏傾沅便替他將飯菜留了一些出來,在夾菜的時候,齊瑾之也拿著公用筷子幫忙,先夏傾沅一步把燒雞屁股夾了進去。

  夏傾沅看著碗裏的燒雞屁股,心中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太快劃過,沒能及時抓住。

  一頓飯吃得也算融洽,除了沈奕霖,就連畢福滿都對齊瑾之的印象很好,畢福滿說的話題,齊瑾之基本上都能接上,並且能根據他的喜好來開展新的話題,兩人就像是認識了許多年一般。

  夏傾沅看著兩人,心裏那種怪異的感覺又來了。

  待吃完飯,沈奕舟送了齊瑾之出去,夏傾沅回到房間擺弄齊瑾之送的兩隻小老鼠。

  現在拿出來還早,她便把它們放回進了盒子裏,與上次畢福滿送的盒子放在了一處。

  不經意間,她發現兩個盒子的雕工十分相似,尤其是葉片的頂端,都細細打著卷邊。

  夏傾沅心中突突跳,忙把兩個盒子拿起來,仔細端詳。

  她將兩個盒子轉動一圈,在底部右下角的地方,都發現了一朵小拇指的指甲蓋大小的祥雲!

  她把兩個圖案拚在一處,不說一模一樣,但也有八九成相似!

  她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麽!

  她趿拉著拖鞋,捧起鞋子就往房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