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少俠倒黴未婚妻(22)
作者:沈湖      更新:2022-11-26 14:00      字數:2108
  .2ksk.

  謝臨風被一眾江湖人士包圍了,當然,梁秋月和九黎自然也沒被放過。

  佛珠撒出,當即將圍上來的人射成了篩子。

  梁秋月也是服了,佛珠在珈塵手中,那是攻擊武器,在九黎手中,那是殺人武器。

  用佛珠殺人,他們是真不怕佛祖怪罪。

  前來圍殺之人見兩人不好對付,隻能轉頭去圍攻謝臨風。

  梁秋月就和九黎一道站在不遠的坡上看著謝臨風險象環生。

  「交出鑰匙,饒你不死!」

  謝臨風一個驢打滾,險險的躲過了朝他腰腹處砍下的大刀。

  「什麽鑰匙?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麽!」

  「少裝傻!如今江湖傳言當初雍王為了造反,積累了大量金銀珠寶,甚至還有頂級的武功秘籍歸元真經。謝臨風,你雖是雍王之子,但憑你一人,可抵擋不了所有江湖人士,你要是識相,就交出鑰匙,我等也可饒你一死!」

  謝臨風對此事一無所知,從來沒有聽過他父王藏了寶藏。

  他反駁道:「你們問我要鑰匙,是知曉藏寶地?」

  眾人手下動作一滯。

  藏寶地,他們還真不知道。隻是聽說謝臨風這有鑰匙,便急吼吼的過來搶了。

  頂級武功,江湖中人哪個不是趨之若鶩?

  再者,這世上,很少有不愛錢的江湖人。

  謝臨風大吼一聲:「待你們找到藏寶地,便將我捉了去,我絕不反抗…」

  一大漢怒道:「你先前還說不知道什麽鑰匙,原來就是狡辯!」

  一群人出手越發淩厲,招招致命,謝臨風苦不堪言,臉上身上已經掛了不少彩。

  梁秋月也沒想到,李煜都死了,寧王還要用借刀殺人這一招,而不是自己親身上陣。

  很快,梁秋月就知道是為什麽了。

  謝臨風命懸一線時,消失了一天的俞九劍出現了。

  俞九劍將謝臨風救下,一劍將這群烏合之眾逼退四散。

  與此同時,幾不可聞的破空之聲傳來,那根細小的銀針在黑夜中隱沒了自身,無聲的從背後刺入了俞九劍的體內。

  俞九劍體內真氣變的滯澀起來。

  「寧王,既然已到了跟前,何不現身。」

  隨著寧王現身的還有一個身穿黑衣頭戴蓑笠的男子。

  男子的臉被黑紗遮住,輕飄飄的落地,在天地間的存在感弱到了極致,走路如雁過無痕落地無聲,不是寧王在其身邊,眾人根本注意不到他。

  此人當是江湖十大高手榜排名第八的「無影鬼」。

  傳言此人神出鬼沒,一手暗器使的登峰造極,那飛燕步,便是此人獨創。

  寧王看了一眼坡那邊的梁秋月,眸中的冷意能將人凍死。

  梁秋月哼著翻了個白眼。

  「將他留下,不然,今日你也別想離去。」寧王胸有成竹說道。

  俞九劍將一身血的謝臨風放在腳邊,隨即身體一震,沒入他體內的那根針就那麽被他震出來了。

  「沒用的,針上有毒,隻要你動用真氣,毒便會擴散全身。」無影鬼語氣中不乏驕傲。

  梁秋月雙手一彈,指尖飛出一顆圓潤的白色藥丸,向著俞九劍射去。

  「服下,可解百毒。」

  修真界出品,童叟無欺。

  也算是還了當年俞九劍將原主從凶案現場救出並送上滄浪宗平安長大的恩情。

  俞九劍之於謝臨風,那是一個好師父,但他和原主也沒仇,甚至還有恩情。

  俞九劍深深看她一眼,將丹丸服下。

  一

  https://.2ksk.

  .2ksk.

  番運氣後,體內如往常般並無異常,也無凝澀之感,還湧出一股十分精純的力量,讓他通體舒泰。

  寧王一掌向俞九劍拍去,他內力及其高深,一掌拍出時,連空間都扭曲了幾分。

  兩個頂級高手在這曠野中幹了起來。

  謝臨風看著戰成一團的兩人,恨不得提劍加入戰團,隻可惜他還不是寧王的對手,拳頭捏的死緊。

  不知道何時,那黑影鬼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不知道隱入了哪裏。

  梁秋月耳側的發絲被清風吹起,本命劍被她召喚而出,一劍揮了出去。

  那黑影鬼壓根沒想到他的命會在今天猝不及防的結束,仰躺在地上時,身體被斬成了兩截,而眉心鑲嵌著一枚佛珠。

  解決了暗處的威脅,梁秋月便和九黎蹲在坡上,看著俞九劍和寧王打。

  江湖人稱俞九劍乃是天下第一人,但這寧王卻能和他打的旗鼓相當,不落下風分毫。

  寧王一招一式大開大合,體內真氣異常渾厚,若從他打架的氣勢上看,定認為此人是一個大氣沉穩之人。

  這兩位絕頂高手估計是打到天明都打不出個結果,梁秋月幹脆一劍將兩人劈開。

  「李琮,當年我父母,是你派人絞殺的吧!」梁秋月磨了磨手中劍,眸中印著劍上的寒光。

  寧王李琮心中盤算的好好的,有無影鬼在,今日謝臨風他能留下,而那和尚和梁秋月,他一個人也收拾的過來。

  那和尚珈塵小兒和梁秋月,在他眼中,雖是聲名鵲起的後起之秀,但卻不足為懼。

  聽聞梁秋月殺了毒老怪,但毒老怪以毒聞名江湖,殺了他,算不得什麽本事。

  但剛才那一劍之威,讓他曉得了,這年輕女子並非他認為的不堪一擊之輩。還有那光頭和尚,竟一時也讓他看不出了深淺來。

  李煜並未回答她,而是反問:「我兒之死,是否與你有關?」

  梁秋月毫不猶豫的點了頭,「Y賊一個,人人得而誅之。」

  「你身為一國親王,卻連做過的事都不敢承認。如此便也沒什麽好說的了,受死吧!」

  九黎依舊蹲在坡上,光頭在月色下閃著光,口中叼著根狗尾巴草。

  謝臨風咳著看向他,怒罵道:「你還不去幫她!」

  九黎非常不要臉的說道:「你行你上,我不攔你,你這個廢物。」

  謝臨風心頭一哽,這和尚口口聲聲要向人提親,結果打架時卻蹲在一邊看熱鬧,真是厚顏無恥。

  俞九劍看他顫抖著手提起了劍,搖搖晃晃的就要站起來,歎氣說道:「她比你想象的要厲害,老實坐著吧。」

  「從前我覺得你根骨奇佳,是百年難遇的武道奇才,現在和人家一對比,唉…」

  看到如沙包般砸在他麵前的寧王李琮,謝臨風無話可說。

  (本章完)

  https://.2k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