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試探
作者:津津有味      更新:2022-11-26 14:21      字數:2027
  南宮翎沉默不語。

  鳳九傾能從他身上獲取的有用的信息也不足以改變什麽。

  她是西域安插在他身邊的間諜,卻沒有排上多大的用場。

  而他將人帶回來之後,鳳九傾更沒有任何的方式能從他手裏得到對西域有用的消息。

  南宮翎願意以一己之力保下鳳九傾,更是調查出了一些特別的信息……

  他狠狠閉上眼睛,不想再思索。

  “此事,日後再談。”他逃避似的丟下這話。

  離開之時,隻吩咐南宮玥不要打草驚蛇,暴露自己已經恢複記憶這件事。

  秦花舞隨他出來,看他焦頭爛額,唇角勾了勾,自然是幸災樂禍的。

  “看來,這裏頭牽扯的事情不小。”他一點都不同情,又調侃道,“晟王讓我聽了這麽多,不會滅口吧?”

  南宮翎目光沉沉的盯著他,突然正色道:“當年那個太醫,是你門藥王穀的人,本王能調查出是誰。”

  秦花舞正色兩分,“在下自然相信晟王有這樣的能力,隻不過若是打草驚蛇了,等待晟王的便是四麵楚歌。”

  就陵水縣一事,兩人都確定,那個針對南宮翎的幕後黑手是宮中之人。

  結合如今的線索,不難看出對方地位之高,輕易動不得。

  反而很有可能,南宮翎走錯一步,就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秦花舞還算厚道,又道:“故而晟王無需著急,藥王穀的事是小事,晟王還是先解決自己的事情吧。”

  南宮翎眼中情緒複雜,“明知如此,你竟還選擇幫本王?”

  秦花舞卻輕笑。

  “別自作多情,帝王之爭,受苦的卻是百姓,我隻希望盡快結束,你們莫要牽扯太多罷了。”

  然而即便他沒有直接說出來,南宮翎還是知道,鳳九傾是占了其中一部分的原因。

  話說到這裏,事情已經足夠明朗,接下來的事情,就不是能讓秦花舞知道的了。

  而秦花舞也算識趣。

  他自袖中取出一個銀白色的藥瓶子,丟給南宮翎。

  “這就是能壓製情蠱的丹藥。”

  “不過這種蠱毒古怪,若非發作,很難察覺。”

  “故而缺少試藥之人,隻能壓製一段時間,至於如何給你解蠱,還需要在下多研究研究。”

  南宮翎自不是忘恩負義之人,立馬拱手道:“多謝。本王定……”

  他到嘴的承諾沒能說出來,秦花舞已經淡淡道:“藥王穀不問世事,王爺就不用費心了。”

  頓了頓,忽道:“何況,想要解這毒,也並不難。”

  南宮翎愕然,也不解,“還有什麽方法?”

  “據我了解,這情蠱是一對子母蠱,也便是隻有兩人被分別下了蠱,才會發揮作用。”

  “若是身中母蠱的人死亡,這子蠱也便直接解了。而晟王身上的就是一隻子蠱。”

  南宮翎擰眉,陰沉著臉色道:“所以本王隻需要找出身中母蠱之人,殺了他,就能解蠱?”

  “是這樣沒錯,不過這下蠱之人又怎麽會輕易讓你找到這中了母蠱之人?”

  秦花舞攤攤手,“若是我想折磨一個人,定把那中了母蠱的人送得遠遠的。”

  南宮翎頓時明白這其中的難度。

  想要找到那人,堪比大海撈針!

  說不定遠在西域?

  但他既然已經猜出是妙語下的蠱毒,也並非完全沒法子。

  他心思一時千回百轉。

  秦花舞該提醒的,也提醒了,便告辭,回到鳳九傾的房內照顧鳳九傾。

  南宮翎這一劍,要了鳳九傾半條命,若非他來得及時,恐怕就算他再如何妙手回春,也救不回人了。

  南宮翎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任何線索。

  妙語那頭卻有了動靜。

  “王爺,妙語姑娘昏倒了。”

  如意閣來人了,是一個跟在妙語身邊的丫鬟。

  南宮翎陰冷著臉色,讓人不敢直視。

  昨夜之事,鳳棲院和他的琉璃閣那邊並沒有泄露一絲,王府上下除了他的心腹,並無人知道發生什麽。

  恐怕是南宮翎下令讓加強王府警戒,引起了妙語懷疑,此間是來試探的。

  “發生什麽事了?”南宮翎冷聲詢問。

  那丫鬟有點錯愕。

  妙語生病,王爺竟這般冷淡了?

  但她還是趕緊道:“奴婢並不知曉,但妙語姑娘昨日出去,想來是受了風寒,才會昏倒。”

  她跟了如意閣的人,自然是也是如同王府其他仆人一樣,希望妙語能當上下一任王妃,自己也能沾沾光的。

  這說辭也是讓南宮翎緊張擔憂。

  南宮翎突然乏了,心中升起一種無比的厭惡感。

  以往他未曾發現有任何問題,隻當妙語身子虛弱。

  然而如今真相暴露,他再一次發現,他又一次栽在一個女人手裏。

  但這一次不同,這個女人是真真正正想要他的命。

  跪在地上的丫鬟看他冷笑,心中越發忐忑。

  聽到妙語姑娘生病,王爺的表情竟然並沒有表露太多的關心?

  南宮翎卻知道此時若是不回應這個試探的話,妙語身後之人就更難揪出來。

  思及此,便道:“本王這就過去。”

  丫鬟這才鬆了一口氣。

  如意閣,春雪消融,院內卻愈發冷冰冰。

  南宮翎大步走入,便看到倚著門口望著他的柔弱人兒。

  一席粉色羅裙,衣衫單薄,是個鼻子微微泛紅的嬌弱美人。

  南宮翎不動聲色的重新審視妙語,越是此時,他越發現是自己小瞧了人了。

  “翎哥哥。”妙語捂住輕輕的咳嗽兩聲,柔柔喚著。

  南宮翎本以為自己控製不住的憤怒,然而人在眼前時,他卻忽然冷靜了。

  他如往日一般上前,輕扶住她,“語兒,外麵風大,你身子虛弱,不必在外頭等本王。”

  妙語甜甜一笑,一雙眼睛柔柔的看著他,

  可若仔細一看,其實笑意並不濃烈。

  南宮翎心中陰沉不已,他以往竟真如鳳九傾所說的眼瞎,這都沒發覺!

  妙語在觀察南宮翎的反應,“總是這麽叨擾翎哥哥,語兒也有些自責,可惜我這身子卻不中用。”

  南宮翎隻道:“無礙。”

  二人順勢進了屋。

  然而妙語在他看不見的角度裏,眼神卻疑惑了。

  南宮翎其實並沒有懷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