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陳家祖訓(1 / 2)

日出終南山,古井觀!

黎明時分,腳下穿著千層底布鞋,身上隻穿著一身淡色粗布衣裳的青年背著個泛黃的挎包走出古井觀,從昨天晚上就到觀門口沒有離開的陳三金用雙手搓了搓脹痛的臉露出一絲僵硬的笑容:“先生,早”

“你就不詫異,為什麼隻有我這麼一個人隨你出山?”

陳三金說道:“家訓告誡,隻要古井觀出人,不論什麼人都得以禮相待,哪怕就是從觀內飛出來一隻麻雀,陳家的人也得躬身行個禮”

陳三金一頓,又著重的重複了一句:“這是祖訓”

確實不是陳三金恭維,陳家祖訓有三條流傳至今近百年,隻有第一條是約束陳家人不許內訌,後麵兩條一是陳家如遭逢大難就來古井觀尋求庇護,最後一條則是麵對古井觀的人必須以禮相待,不可忤逆。

陳家每代族長一直謹記著,儘管多數人都不明白後麵兩條意味著什麼,但能當族長的都不是蠢貨,陳家的發跡史上就就牢牢記載著古井觀三個字。

“這麼給麵子?”青年愣愣的笑了,很呆的撓了撓腦袋自言自語的說道:“沒想到祖師爺還挺有正事呢”

“請問先生如何稱呼?”

“姓向,名缺”青年悵然說道:“走吧,我們下山”

兩人下了山丘,一夜沒睡的儘忠騰的一下從地上爬了起來,見到下來一前一後的兩個人豁然一愣,然後神色如常的打了聲招呼。

自從給陳三金當助理鞍前馬後十幾年了,何儘忠還從來沒有見過,陳三金會心甘情願的走在人後麵。

三人朝著山外而去,不是原路返回,身為終南山原住民的向缺知道有條近路一天的時候就可以直通山下。

“你們陳家,出了什麼狀況了”

陳三金眉頭緊皺,自從進入終南山以來一直還算是雲淡風輕的表情有了一絲猙獰,言語之中透露著一股難以言明的無奈。

“事發三個月前,春節剛過,我們陳家正在進行的十六宗商業操作開始陸續出現狀況,首先肯定不是資金鏈斷裂,而是各種莫名其妙的原因導致的,兩個月的時間裡這些生意全都處於停頓狀態”生意上的事對陳三金的打擊並不算大,寶新係的資金雄厚到他們可以毫不費力的把攤子支撐下去,接下來的敘述才真正的讓他感覺到了惶恐:“一個月前,我們陳家的直係親屬開始出現異常,我一兒一女一個出了車禍昏迷不醒一個臥病在床查不出病因,我兄弟姐妹三人除了我以外有兩個都出了差錯,我老婆也神經錯亂瘋瘋癲癲的,姓陳的在這一月內幾乎都沒能逃脫厄運”

陳三金幽然的說道:“和人鬥其樂無窮,陳家不懼,但和天鬥卻無從下手”

陳三金這段話說的有些莫名其妙,何儘忠知道陳家出事的始末但卻不知道他這句離譜的話是從何而來。

向缺回頭淡淡的看了陳三金,說道:“從你們立家以來,古井觀交代你們陳家的,沒有忘記吧”

“一直謹記”

向缺繼續說道:“如果你這次沒來古井觀,半個月後你的身上同樣也會出狀況”

陳三金眼神巨變,其實陳家所有的人都倒了但隻要他還站著,寶新係仍能屹立,但他要是出了事,陳家這麵大旗可就真的折了。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笑傲之望嶽 我真的不想成為劍神 撥開雲霧總有仙 誅仙訣 與神仙大佬渾水摸魚的日子 茅山宗長 行俠之道 黃海龍的開掛逆襲人生 讀書打架江湖朝廷 太極宗師闖天下